吃枣药丸的吅昍☞钟爱联盟

来找我玩x蠢鹅2125996558

祭清秋……大概暂时就这么烂尾掉。
我现在……的文笔没有办法继续写下去。
也许我在很久以后还会继续写
也许不会。
第一篇正正经经的文,
虽然是辣鸡的自我矫情。
谢谢观看。

祭清秋

章五
叶秋在十岁那年,自己备了个包,打算在生日那天趁着老宅人多偷偷溜出去。不料却被母亲发现。
所以从那年5月30号开始,叶家的孪生兄弟又重新并在一房入睡。一来是叶母担心小儿子在他们不在家的时候偷跑。而长子叶修虽然平常看来懒散嘴欠,但某些方面的果敢决断更胜其父。二来也是老爷子实在看不下去长房的家庭关系,大笔一挥让兄弟俩联络感情去了。
要说叶家老爷子,其实也是叶家中的一个异类。脾气火爆说话直接,但却是真正的刀子嘴豆腐心。要说叶家还有什么人情味,也就存在叶家兄弟俩和他们祖父身上了。
不过如今只剩着一个原因,因为叶家老爷子去世了。
可或许叶家上下,甚至那对看似精明而老谋深算其实极其愚蠢的叶家男女主人也没有想到,生了离家出走念头的不止叶秋一个,那位整天瘫在沙发上或坐在电脑前看似根本懒得动弹的长子,也是如此。
只是叶修相较于叶秋而言更加地不动声色。甚至他十三岁那年,还健在的老爷子很是看不惯叶修的作息习惯,给他布了一张计划表,其中就包括诸如午间散步此类的繁琐条项,他扫了一眼后显出困倦的神情来,平静无波的眼睛注视着一角,似乎是在发呆,其实仔细而欣喜地看着外出散步这一条,带着哈欠假意推委了一番终于勉强接受。
自此,叶修每天下午三点谨遵老爷子的命令,下午三点背着包出门,五点后又回到家。神情看起来是那样的不情愿,步伐又是那样的拖沓。这样一直延续到老爷子去世。
降低戒心只需要几个月,他更多时间是在思考一些叶秋没有想过的问题。
比如……怎样离开,离开后去哪,做什么。
这一切在他遇到并结识了苏家兄妹后似乎迎刃而解。
离开后去和苏家兄妹一同生活,当个荣耀的职业玩家。
况且苏家兄妹生活拮据,全靠苏沐秋当职业玩家和网管勉强供苏沐橙上学。如果自己搬去,虽然开销大了一些,但收入却更多,每月还能存下些富余的钱。
再者自己和他已经非常熟稔,苏沐秋根本没有排斥的可能,无论是物质上还是精神上。
叶修想好了一切,打点好了一切。原来准备好暮秋时分离家,却因为老爷子突然辞世,葬礼前三天出差到别国的叶父叶母听见消息后根本没有回来的意思这一消息狠狠寒了心,老爷子的头七的下午,他在灵堂站到三点,背着包就此离了家,这一天没有回来。
……
叶修下了出租车站在街道边上,平常布满玩味笑意的眸中罕见的生了丝阴郁和灰暗。他看着杭州的拥挤人潮,沉重的呼出一口气,加入了其中。
他在人群中艰难地行进,平常五分钟的路途这次却花了好久才走到嘉世网吧。
叶修坐在了苏沐秋的旁边,勾住了他的肩,看起来很随意地问道:
“嘿沐秋,哥现在无家可归,介意收留哥吗?”








我,吅昍,时隔多年,终于抛弃了骰子,抛弃了狼人杀,滚出来更文了。

祭清秋

章四
游戏界面上突然闪过一条消息:
【系统消息】玩家【万般温柔】想要添加你成为好友,是否同意?
同意 不同意
叶修把手伸进前台,拒绝了邀请。
薛柔看了这拒绝通知,咬牙切齿地蹂躏着手下的键盘,看得周围人背脊一寒。
“柔,柔姐。”方才离开的人回来后看见老大坐在他位置,吓得一跳。
薛柔冷哼一声,又给他发了一条申请。
这次总算通过了。薛柔双手重新放上键盘,飞快的打出一大段话。
【万般温柔】妈的母球!你又抢老娘的boss?!!
【万般温柔】之前的事儿就算了,说好的不碰咱东西的呢?!
【万般温柔】这次的孤城山北你咋又来掺合?!
【万般温柔】老娘今天美容觉都没睡,亲自带队出来打材料的……你知道美容觉对一个女人有多重要吗……/泪流满面
【万般温柔】孤城山北!!孤独的城主山北!!一个星期才出一次的野图boss!!老娘每天都要上班的哪里有你这么闲!好不容易遇了次野图boss材料都要到手了你一个机械旋翼“咔咔咔”飞过来杀掉boss拿了材料然后“咔咔咔”飞走有意思吗有意思吗?
【万般温柔】飞走了就飞走了妈的你还拿小号来跑接力赛?!网吧了不起啊?!
【万般温柔】暮云遮,苏幕遮,暮云无际,锁清秋还有沐霜秋月这五张卡我记住了见一次杀一次!!
【万般温柔】真是造孽啊……
叶修这回是真的震惊了。这样一个彪悍的剑客,原来……其实是个女的吗?
他这想法本没有什么瞧不起女性的意思,只是玩网游的女孩子确实不多,而看人家话里话外流露出来的狂热情绪……再搭配上她那角色一张极富…男子气概的脸,实在是难以想象这……是个女人。
不过这“母球”之称,叶修思及此处,不由得抿起唇露了丝揶揄的笑意。
真是有够损的……
“诶你碰我电脑做什么?”一声粗嘎的喝声从旁传来,却是那个叫“苏沐秋”的人。那苏沐秋从廊内匆匆跑来,瞥了一眼屏幕,原本有些飞扬的神色立即就沉痛下去了。
苏沐秋沉痛地坐下身去,复又沉痛地抬起手,手指沉痛地接触到了键盘,沉痛地敲下一段很不沉痛的话。
【沐霜秋月】杀就杀吧人家来踢馆子白送的卡不要太多用一次就扔了要杀随意啊反正我是不会再用了沐橙要放学了啊挥挥!【酷】
然后他就“嗒”一声关掉了电源,电脑屏幕也随之暗沉下去。
“你好。”叶修笑了笑,再次伸出手,“叶修。”
苏沐秋像看神经病一样看着叶修,很敷衍地握住叶修的手摇了摇就放开了:“苏沐秋。”
“你好,陶轩。”苏沐秋身后走廊里又出来一个人,听声音正是先前和苏沐秋争吵的那人。
叶修一笑,接着转向陶轩握住了他的手。
陶轩的镜片略略一闪,也不知是因为反光还是因为别的什么。
这个少年的笑容,他不是很喜欢。

祭清秋

章三
那人面容一肃,显然对这么一群人里头有这么一个人很是意外。
但也只是意外而已。
这个人的操作……还是不够强啊。只能让人勉强眼前一亮,基本功是很扎实的,却构不成什么实质上的威胁。真的没有什么高手啊……
那人如是感叹着,并没有意识到他“高手”的标准有多么苛刻。他操纵着角色后跳。格林机枪在空中出手,枪声消失之际,他便毅然决然地卸下手炮,狂奔而去。
少年看着这一系列动作,心底不由冒出了一句话。
“装完逼就跑,真刺激。”
他不由地有些胃疼。
试问一个没了重炮的枪炮师跑得会有多快?这个问题的答案没有人研究过。总之当少年探出的头猝不及防被那人按回去时,沐霜秋月的视野里,已经没有那剑客了。
“喂,看什么呢?5区29号,要我带你去吗?”那人语气很不客气,瞥了眼少年后就夹杂了几许惊疑,“咦……小鬼你成年了嘛?”
少年闻言,很是温柔地用眼扫过那人的参差乱发,复又移至略带几分稚意的清俊面容,然后从上到下地打量了那人一番。充斥着温柔意味的眸子深处掺着些浓重的怀疑,但是少年还是有礼貌地伸出了手:“你好,叶修。”
却不曾想那人一眼就看见那抹怀疑之色,立马像炸了一样,回过头向着自己座位后面的黑沉走廊喊道:“靠靠靠靠靠!!老陶!出来出来出来!这儿有个小鬼居然觉得我没成年!!!赶紧出来给我正名!!!速度!!!”
走廊尽头传来一道男声:“副本!”
“靠!”那人暗骂一声,起身进了走廊,竟是连游戏也没关。只是留着叶修站在原地,悻悻地收回了手。不久后黑漆漆的走廊里就响起了两人显得有些幼稚的争执声来。
“快走,有人质疑我年龄呢!”
“好的……把手拿开!我看不见怪了!!”
“看看看看什么怪啊!赶紧走了,快快快!”
“等等……靠苏沐秋你怎么关我电源呢!副本才到一半,还剩着50%没打呢!”
“打你个鬼啊!这剩着的一半副本对你操作水平、等级或装备提升有任何
实质性意义吗?……喏,地鼠机,拿去玩吧……“
其间还夹杂着一些拍桌子、摔键盘和愤愤跺脚的声音。
叶修很是无奈,目光流转中瞥见屏幕上枪炮师不知何时倒了下去,灵魂浮起。画面也切换成惨淡的黑白。
被、被杀了?!
叶修忍不住将手伸进前台,翻了翻系统记录。
【系统消息】您的角色【沐霜秋月】被玩家【万般温柔】残忍地杀害了。
万般温柔?!
叶修点开了这个【万般温柔】的个人资料,仔细端详了一下角色。哟呵,这不就是刚才那刀疤脸剑客嘛。
叶修惊诧,原来那个刀疤脸一脸凶相的剑客,ID居然是这么的……咳。他脑子冒出来一个面容模糊的人柔情款款地朝自己一笑,然后画质突!然!就!超!清!了!
那个人长了一张和【万般温柔】一样的脸啊……
叶修觉得他的胃又开始疼了。

祭清秋

章二
少年隐约听到了几声愤怒的叫骂,颇有些幸灾乐祸地想着这些人说不定都在这网吧里头。仔细一听才发现却是从那人戴着的耳机中传出的,这使得少年先前扬起的眉有些无奈地耷下去,看来这耳机的质量……算不得好啊,难怪先前能听见自己的敲桌声。
少年这正出神呢,那人可没含糊,立即就借着激光造成的致盲效果,倚仗着后座力迅速撤离岩面。落地一瞬一个漂亮的翻滚,完成受身操作后马上开了疾跑,刹那间便要冲至包围圈外。角色后方跟着乌泱泱的一群人,听着很是聒噪。
等等……
致盲?!
“30级:激光炮:攻击距离是荣耀所有技能之最,有击退效果。蓄力后威力提升40%,同时产生一个强大的后座力。”少年在心里默默把激光炮的技能信息过了一遍,显而易见自己并没有记错,激光炮确实没有致盲效果。这样超乎常理的事实他只能暂且将其归结于沐霜秋月的一身装备。
他自己心里还在疑心这一身看着破烂得像乞丐的装束是不是从那个叫装备编辑器里头出来的,却被一声凄厉(?)的“穷寇莫追”硬生生喊回了现世间。
思绪被打断让他并不太高兴,本来这些人在他心中“白痴”的良好形象更是降到最低点。少年的声音颇有些气极反笑的意味:“他是穷寇?他是穷寇你们是什么?……不过一群自我感觉良好到不知天高地厚的白痴……哪里有资格说……白痴总归是白痴……白痴……白痴!”
薛柔这儿本来气氛就有些低靡,这会儿从耳机里头隐约透出来少年蕴着笑音的一句句“白痴”,一时如激起千层浪,堂中立刻响起了愤愤的低语声。薛柔的脸色也变得很不好看。
她走到其中一台电脑边坐了下来,操纵着一个剑客冲了上去。
这一切在那人眼里,就只能见到一个之前一直站在包围圈外的剑客,突然使了个三段斩冲来。
那人低低的“靠”了一声,屏幕中央的枪炮师转身,抬起手炮。
——【反坦克炮】
“嗒嗒嗒”三发炮弹从手中提着的重炮炮膛中现出,瞬时就命中了那剑客的身子,那剑客却好像什么都未曾发生,依旧拖着重剑开了疾跑冲过来。反坦克炮的击退效果根本没有对他的动作造成任何停滞,反而势头更猛了。
这剑客将剑从剑鞘中快速拔出,当锋芒完全脱离剑鞘时,剑芒有冷光绽出,“铮”的一声清啸打断了少年的话。而剑客横亘着一道刀疤的右脸,在剑气的衬托中也少了几分匪气,显出了些宗师风范。
眼下《荣耀》这款游戏确实很火,个中原因有很大一部分就是因为它设计得十分细致而真实,但再细致,再真实,以现阶段的游戏设计技术水平,既没这个精力也不可能做到给每一个动作都搭着应有的光影与声效,那么,这种动作,只有一种可能。
——【拔刀斩】

祭清秋

章一
少年有气无力地靠在前台上,漂亮的手指倦懒地敲了敲台面,清脆的骨节与木质桌面的碰撞声几乎瞬时就隐在了网吧的嘈杂人声中。
前台那人戴着耳机,头都没有抬起,依旧对着电脑全神贯注。手指在键盘和鼠标间往复敲击,看来很是赏心悦目。如果不是桌面太过杂乱,而网吧又太过吵闹的缘故,少年几乎要以为其实此刻他根本没有走出家门,还是无聊地在书房看着父亲处理事务。
“5区29号。”那人突然出声,眼睛还是紧紧盯着屏幕上的游戏界面。实在是变声期少年的粗嘎嗓音在喧哗中太过引人注意,少年原来已经以为那人没听见,扣紧桌角的手指,向前倾着的身子,都在听到这句话的一瞬间,挺尴尬地顿住了。
“还是我生日呢……”少年干笑了几声,结果发觉对方根本没再注意到他,所有注意力又回到了显示屏上。少年松了口气,又被他的专注引得生了兴致,探头去看,结果又被满屏闪烁着的技能闹得神思恍惚了一下。
那人感觉到旁边有人凑近,速度很快地偏过头来看了看,就看到少年戴着“防毒面具”的一张脸,手指瞬时就僵在键盘上,操纵着的角色颇难看地在地上滚了一圈,马上被不少技能命中,血条少了一大截。他飞快的转回去看了看网吧里的其他人,确认没有火灾也没人投毒气弹后,马上转回来继续游戏了。
屏幕当中是他操控的一个叫沐霜秋月的枪炮师,虽然长发飘飘面容清美,但似乎眼下看来并不是欣赏角色的时候。毕竟这时,这沐霜秋月,正游走在生死边缘。
也不知是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足足有数十人围在了沐霜秋月的周身,各类技能像不要钱一样甩出来,一时屏幕上满是光影,让一天之间被闪了两次的少年很是怨念。
怨念的少年阴测测地开口,压低的声音在嘈杂的网吧中被人声时不时掩住:“白痴……真以为小队队长职业是流氓自个就是和流氓一起打群架的街头混混了?……白痴……果然是白痴……”
他嘴里还在念叨着,眼神却随着那人的操作渐渐炽热起来。
!他第一个感觉便是惊艳,不是因为那双很好看的手,也不是因为那人清俊的样貌,而是单纯因为他华丽而令人赞叹的操作。以一人之力面对数十人依旧丝毫不显颓势,这人……好强!
少年偷偷瞥了一眼那人,心里冒出来不知是佩服还是叹惋的复杂情绪。操作很强大,可惜……
没用。就算操作上乘,面对着这样高密度的攻击,也只能避开多数,总会有少些命中角色。如果不能够及时脱身,水平再高,甚至哪怕再给这一身破烂的枪炮师发一身顶级橙装,这一级也得交待在这儿。
那人显然也知道这点,不断变更视角寻求脱身的机会,右手的鼠标转的几乎要飞出去。而沐霜秋月的血条,也在这过程中一降再降,即将红血。
就是现在!少年眼前一亮,想要提醒那人,手指堪堪触到桌面,沐霜秋月便已经硬接了人群中一战斗法师的落花掌,借着吹飞的效果退到一块岩石上,然后手中重炮幽幽地泛了几道蓝光,一道激光从中射出。
——枪炮师三十级技能【激光炮】




哎。。。今天一千字。。。完毕……

【真·cos正片】全职高手——国队云秀
楚云秀:余孽(吅吅)
摄影+后期:黑子
妆面:六墨
后勤:永安
对换了个手机成功多图!

祭清秋

【楔子】
少年第一次见到少年,其实是在一个夏日的午后。
那一天他闲着无聊,在家中前前后后来来回回踱了好久,结果依然无事可做。偶然瞥见透过层层纱帘的灿然阳光,索性拎了个简单的包,准备出门走走。少年在临行前熟门熟路地走到琴房,将门上把手轻轻往上一提,这才放心离开,丝毫不顾及身后琴房中隐隐约约传出的悠扬琴声。
少年走到了街上,才发现其实阳光确实很好,带着初夏固有的暖意与明亮,又有着暮春时节丝丝缕缕的凉风,穿透稀薄云层柔柔软软地洒了一身。 少年就像平常在家一样,随意地踩了双凉拖走在街上,步伐懒散。他突然起了兴致,眯起眼去看天边在明光中辗转而过的流云,在那一瞬却又被街边一闪而过的反光晃了眼。
他下意识地抬手去遮,眼却不由地瞥过去,然后看见一双手。
手掌很薄,十指颀长。许是因长久不见日光,还带着一丝病态的苍白,甚至依稀可见皮肤底下淡青色的血管。微微屈起的食指上还挂着那反光的来源。
——一个易拉罐的扣环。
少年很是为这手惊艳了一番,然后就见这双手的主人将手中开出的易拉罐递给身旁四处张望,看来很是活泼的清丽少女,唇舌微动,转身走进了身后的那家网吧,坐进前台。那人身量不高,加着前台电脑稍比其他大些的显示屏,凭少年人清明的眼神,也看不清晰那人的眉目,只依稀见得那人浅淡的下颚线,柔和得好似五月份西湖随暖软春风漾起的浅浅涟漪。接过易拉罐的少女笑着冲那人吐了吐舌头,挥挥手就“蹬蹬蹬”地跑开了。校服裙摆随着她的动作在风中轻快地一动一动。
眼前的这一幕兄妹情深不禁让少年想起自家此刻还在琴房中刻苦练琴,惘然不知自己已被锁在其中而罪魁祸首早已溜之大吉的蠢弟弟,唇角略勾,细长的眉舒展开,还隐隐地带上了几分飞扬的嚣张意味。少年时期尚未完全成形的嘲讽气场于此刻毕露无遗。少年颇有些意味不明地露出笑容,心底开始盘算起如何欺负自家蠢弟弟,提步离开。
许是因鬼使神差,少年原是已经在往家走了,却又顿在了小区门口,然后步子一拐,转回到那间网吧之前。看了看网吧招牌上龙飞凤舞的“嘉世”二字,“这老板的中二程度绝对是常人所难及的。”少年如是想着,一面无视了玻璃移门上显眼的黑色“未成年人禁止入内”小字,缓步走入其中。
刚刚步入网吧,少年便被弥漫在四周的烟味熏到了,眉瞬间拧了起来。富家公子娇弱的肺倒在此刻暴露无疑。平素在家,无论是父亲又或是来访之人都不常吸烟。久而久之大家便都知叶家各位最憎恶的就是烟气,入叶家自然不再带烟。偶尔有些个没眼力见的家伙在谈事时拿出根烟,马上就会被老爷子拿着拐杖,劈头盖脸地打出去。因而自幼不受烟气熏灼的少年,在这里,真是有些寸步难行。
少年几乎是锁紧了眉头,从包中翻出了一个看上去更似防毒面具的口罩戴上,心情糟糕地半趴在前台的桌面上,长长地叹了口气。

这里天青/余孽,更改后的《祭清秋》,依旧渣文笔。勿怪。
欢迎找我玩儿⊙▽⊙